第两千零八章 约定

-- 经典小说推荐【少妇白洁完整版】--

    言情中文网 .17zw.,最快更新六指诡医最新章节!

    “呜嗷……”

    一声狂啸,惊天动地,此物竟然有龙吟之声。

    整个山谷随之一颤,两岸连绵不绝的山峰之上的终年积雪,竟然都被震荡的飞溅而出,白莹莹的雪花纷纷落下,好像一下子将山谷的气候拉到了寒冬腊月。

    当然,除了崩落的积雪,还有这回落的井水,犹如瓢泼一般,洒在了众人的头上。

    冰冷寒凉,让众人心中一颤。

    我将碧瑶紧紧抱在怀中,抬手在头上画了一道避水符,总算是让碧瑶避过了一劫。

    “要打便打,这泼水骂街的勾当,乃是泼妇所为!”秃子抹了抹脸上的水气呼呼骂道。

    此时面前的光线忽然一暗,一个庞然大物终于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条腾蛇现世了!

    此物横贯在山谷村落之中,体盘巨大,身体堆在那里竟然有一座庭院大小。

    全身上下,通体黢黑,看不见纹理和鱼鳞纹,单单是那巨大的蛇头,就有汽车头那么大。半截身上,带着一对鱼鳍一样小翅膀,上面尽是可以直接戳穿一个人身体的倒刺弯钩。有力的尾巴尖微微一摆动,啪的一声,便将一座彝族的传统木房子给扫了个稀巴烂。

    “我靠,个头倒是不小……做蛇羹可能有点……”

    刘大进咋了咂舌,后半截话直接咽了回去,因为,此刻这黑蛇巨大的脑袋就悬在秃子的身前。脖子微躬,双眼带着绿光,死死盯着秃子的脸。这一人一蛇对视着,犹如一辆小火车要碾压一脸二八大杠……说实话,我第一次发现秃子如此渺小。

    “我的个乖乖,师父,这玩意也太大了吧!”祝一帆感慨道。

    是啊,确实太大了。

    当初七爷走蛟和飞升的时候,乃怕是和冥间诸多邪兽鏖战的时候,其身形恐怕也不及眼前这厮的一半。它拦在我们面前,确实像是横贯了一道城池。

    “大……大有什么用?”秃子嘴硬道:“稻草人再大,说到底也是个草包,你这体型,做蛇羹是大了点,不过,可以煎蛇排,烤蛇骨,炖……”

    秃子话还没收完,这黑黝黝的巨物张口便是一声怒吼,口中霎时间喷出一股水柱,直接打在了秃子的脸上。整个人直接掀翻出去好几米远……

    “草!你敢朝我吐口水!”秃子使劲抹了一把脸,气急败坏地一伸手,唤出一把金刚杵,俨然是要冲上去玩命。

    “等一下!”我一把将其拦住。

    “老罗,怕什么?别看他大,可我料想他也就是个软哒哒的货色!”秃子气咻咻道:“你且看着,我宰了他就是了……”

    我摇摇头。

    斗战这事,没人比我更了解。

    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此物到底有多大本事,我们还没摸清楚。虽然比他凶悍的邪兽也见过不少,可那时候我们可都是如日中天气势正盛的时候,如今我们三个修为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限制,若是不能一击制敌,那失去了士气,再想赢他,就不容易了。

    “北方七宿,螣蛇星官。其主火神,神性柔而口毒,司火光、怪异、惊恐、梦寐、妖邪、蛊惑之事。所临之宫,百兽惶恐。传说中的螣蛇一族,都是气宇轩昂不屑尘世之辈,没想到,在这荒山僻野还能看见一个给人看大门的螣蛇!”我笑了笑道。

    这厮一愣,硕大的蛇头朝后晃了晃,显得有些匪夷所思。

    “小东西,你懂鳞语?”

    我不禁一笑道:“小东西?你是在说我吗?”

    “当然!身不够六尺,形不过一丈,在我面前体如蝼蚁,你不是小东西,你又是谁?”这螣蛇冷笑道:“在我这,你还不够我塞牙缝。”

    我淡淡道:“古人云泰山之大亦未登天,秋毫之末未入土烟。大小,不过是存在的一种形态而已,大就一定强吗?”

    “如若不然呢?你们可以杀了我螣蛇一脉子孙,可你若杀我试试?”

    我一笑道:“你又如何?且看对面那巨岩可有你大小?”

    我抬手指了指河岸上的一块塌方的巨石。

    螣蛇没开口,但目光落在了那石头上!

    我不等它有任何反应,抬手将稚川径路打了出去。但见金光劈落,犹如一把巨刀从天而降,直接砍在了那巨石之上,咔嚓一声,屋子大的巨石瞬间被劈成了两半,临河的一半叽里咕噜落水去了……

    在巨大的水花声中,这螣蛇愣了许久。

    此为三十六计反客为主,我就是要让他知道,老子绝非好惹之辈。

    “呵呵,死石,不动之物,你砍了它又如何?难不成你还能砍了我?”螣蛇冷声道道。

    我一笑道:“你,固然不是不动死石,可你终究是皮肉之身,你有那石头硬吗?我的剑,可斩巨石,也可斩你。和你说了这么多,其实无非两字,饶你。”

    “饶我?”螣蛇有些气急道:“敢说大话,我起用你饶?”

    “不是吗?”我笑道:“我看你体型如磐,应该也算是螣蛇一族中的佼佼者了。只不过,你尚且未修道赤目,赤目之后才能渡劫,你离一步登天还远的很呢!蛇修千年成滕,螣过天劫成神龙。难道你不想修身成龙?啧啧,你这还没爬山,就死在了山脚,可惜啊!我就是可怜你,所以,要饶你一命!”

    “休要废话,用你饶我?我还要杀了你们这伙不知天高地厚的亡命之徒呢!”螣蛇盛怒,身形一盘,张开大嘴就要朝我狂袭。

    如此近距离的观察,给了我足够的时间,我已经看出来了,这螣蛇算是有妖修中的上乘修为了,再加上体型巨大,我们肯定能胜他,但是绝不容易。若是真搏命厮杀,恐怕耽误时间是小,耗费我们的精力,再加上沉睡的碧瑶、修为低微的祝一帆和不动声色的玲珑,我们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所以,如何能不战,亦或者微战便胜此狂妄之敌,那才算是本事。

    “等一下!”我大声道:“你执意送死,可我惜才如命,我还不愿意杀你呢!这样吧,不如我给你机会,十招之内,你攻我守,我不持剑,不下咒,你若赢了我,算你胜,我和其他人的命,系从尊便。若是你不能胜我,就给我让开,别当别人的哈巴狗了,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