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页

-- 经典小说推荐【少妇白洁完整版】--

    噗哧,是匕首扎进血肉的声音,徐若莹并没有感受到疼痛,实际上她已经做好了死掉的准备,她回头,那一张普通而寡淡无趣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章之云拔出匕首,貉戮跪倒在徐若莹的面前,徐若莹伸出双手想去接倒下的身躯,可是只拽住了一片袖角。

    章之云没有再上前,鄙夷:“在镜玄宗潜伏了上百年,我还以为是个多厉害的角色呢?”

    上百年?潜伏?镜玄宗上下看着不认识的面孔,今日他们接收到太多的消息,大脑已经转不过来,跪着的人是什么人?

    徐若莹看着即将死掉的貉戮,仁慈又残忍:“你知道吗,当初救你的人不是我。”

    徐若莹利用救命之恩要求貉戮为她做了上百年见不得光的事情,将他眼中的光悉数掐灭,最后只剩下冷血,如今在他死之际告知真相,他这上百年不过是报错了恩,杀错了人,不知道是残忍还是仁慈。

    姜行看着跪在地上的人熟悉的面孔,目光微眯,貉戮眼中泛出一抹笑意,他温柔:“我知道。”

    他一直知道救他的不是她,可是她是他的光啊,所作的一切不过是他为了追逐那一束光自愿的。

    “愚蠢!”徐若莹大声“简直是愚蠢!!”

    她看着带着微笑合上双眼的人,又看了看几步外气息全无的徐天策,徐若莹捡起地上的剑,章之云警戒,他本没打算杀了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若是她执意找死,他倒也不介意成全。

    徐若莹木然的表情不见,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举剑自刎,竟然是从容赴死,在场唯一在意她死活的林桑榆没来得及阻止,只在她的鲜血喷涌之时捂住她的脖子,昔日温婉动人的面容被自己的鲜血浸染,多了几分凄美。

    纵然徐若莹是她的仇人,可是与之斗了上百年,她的死在姜行心中激起微微波澜,她转过头不去看她气绝的那一幕。

    宴清许轻轻道:“我们走吧。”

    镜玄宗已经没有人能够拦住他们,他们只要离开这里回到西境就平安了。

    姜行看了一眼压过来诡异的乌云,道:“走不了了。”

    万魔自西境而来,遮天蔽日乌云罩顶,宴清许对准乌泱泱压过来的群魔,姜行亦召唤出她的浊云,镜玄宗的弟子们多是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魔,有些人下意识的后退,所有人都紧盯着半空。

    白面书生模样的魔尊率领群魔在最前,从半空俯视着,苍白的脸上挂着笑容,他鼓掌:“镜玄宗真的是上演了一出好戏。”

    魔尊嘲讽众人,镜玄宗陆经年沉睡、徐天策被章之云杀了,姜行与宴清许刚刚才被他们举剑相向,一时间群龙无首仿若乌合之众,刚刚才杀了徐天策的章之云早没了大仇得报的气焰,躲在了人群中。

    看到众人紧张的摸样,魔尊很满意,他将目光转至宴清许与姜行,赞赏:“还是这一副皮囊看起来更顺眼。”

    “顺不顺眼与你何干,魔尊莫要自作多情。”姜行毫不留情回呛。

    “你!”鬼练对丝毫不害怕的姜行看不顺眼。

    “鬼练停下,怎么说姜行姑娘也是我们能够出西境的恩人,不可无礼。”魔尊前一秒训斥手下,后一秒对着姜行与宴清许两人笑眯眯。

    魔尊的话中的意思姜行、宴清许两人与魔尊的关系不一般,镜玄宗上下的弟子看向两人的脸色变幻,原本还抱有侥幸两人会帮忙一起除魔,没想到是一起来杀他们的。

    姜行与宴清许也发现了众人态度的变化,他们眸光轻转,看向白面书生魔尊,姜行:“魔尊,你是觉得我和宴清许两人像是替他人做嫁衣的人?”

    魔尊满不在乎:“你们还有什么招式?”

    如今陆经年已死,西境屏障已破,大局已定,整个群魔已经倾巢而出,他不相信两人还有什么办法。

    魔是因她而出来的,那她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其赶回去,姜行轻甩浊云,发出阵阵剑鸣,她催动体内的最后几缕从心魔废厌处夺取的力量,飞到半空与魔尊平视:“要荡平东州,先从我剑下过去。”

    看到姜行祭出剑,魔尊面色沉下,他掀开眼皮看着美艳绝伦与那人不太相似的脸:“因为她本不想为难你们,但是你非要拦我就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面了。”

    姜行立在半空,岿然不动,宴清许也随之飞上去与之并立,见有人与魔尊对抗,镜玄宗弟子心中有了主心骨,陆经年教出来的弟子原本不会太差,下面有人高喊:“师母,师兄,我们与你们共进退,绝不会让邪魔再进一步!”

    魔尊听到下面人的喊话,看了眼没什么表情的宴清许,饶有兴致:“想不到陆经年的弟子都这么的……”

    又大胆,又愚蠢,大胆指的是宴清许,敢与陆经年争女人,愚蠢的是下面的人,还在口口声声喊师母。

    姜行忽略魔尊的面色,手腕转动浊云,魔尊看见她的动作警惕,姜行的修为不及他,但是加上她手上的浊云胜负未可分,况且旁边还有一个为她不要命的宴清许。

    第五十九章

    多说无益,大战一触即发,黑云压城乌泱泱的邪魔铺天盖地,恐无人见过这触目惊心的一幕,镜玄宗弟子无一不紧张。

    半空中他们曾经的师母姜行持剑而上,师兄紧随其后,诸魔顷覆,黑压压的一片中青色的衣角与玄色的衣角在黑雾中翻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