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页

-- 经典小说推荐【少妇白洁完整版】--

    百必清急忙奔至季衡子身旁,想拔出那些缠绕在他身上的尖刺,可是尖刺却在季衡子身上越扎越深,百必清抬头去看花耐寒,几乎带着怨愤道,“尊主,是您之前答应过老夫这个人会交给老夫来——”

    他的话尚未说完,这时忽然身子猛地感觉一凉,随即百必清便见刚还在挣扎的季衡子不知何时双手竟死死握住了他的手腕。

    有什么力道沿着季衡子抓住他的那只手臂往他身体里蔓延开来,百必清尚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头炸裂一般疼痛,魂魄竟被什么生生吞掉了,他身子猛然一抖,头垂了下去。

    等他再睁开眼时,那是一双与百必清平日截然不同的目光。

    季衡子占据了百必清的肉身,站起身来,眨眼之间他已至昏迷不醒的百晓柔跟前,将百晓柔身上花耐寒输出的灵力尽数夺取。

    “好徒儿,运用死灵之力,你自己的身体也会破败不堪,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他狠狠说道

    。

    花耐寒静静看着他,刚才的发力已令他五脏俱损,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轻声道,“我会让伤害沐沐的每一个人都付出代价。”

    季衡子向他扑来,合适的肉身与充足的灵力让他的身手从所未有的敏捷且充满力道,花耐寒不闪不避,安静的站在那里,汇聚而来的死灵之力渐渐湮没了他的面容。

    第102章 完结 ·

    得到花耐寒灵力的季衡子挥手之间便带来一股强劲的罡风, 他掌风凌厉,带着势不可挡之势,仍躺在地上站不起身的白云生见状, 忙大声向花耐寒喊道,“花尊主,躲开!”

    然而花耐寒不躲不避, 他甚至迎着罡风向季衡子而去!

    罡风打在花耐寒身上,瞬间他周身黑色的死灵之力颤了颤, 如碎片一片裂了开来。

    季衡子大笑一声,“你永远不会是老夫的对手!”

    花耐寒的脸在破碎的黑雾中显露出来,他眼角溢出的血流比之前更为恐怖, 苍白的脸上被罡风划出数道划痕, 然而那罡风到底没能彻底阻止他,他依旧极快向季衡子的方向移去。

    季衡子变了变脸色, 随即眸色更厉。

    “简直找死!”

    季衡子怒喝一声, 又一道更为强劲的罡风挥去,花耐寒仍旧毫不避开,周身黑雾更比之前稀碎, 不只他的脸, 现在他的身体也逐渐从黑雾中显露出来,数不清的划痕触目惊心,他像是个血人一样,湿漉漉的衣衫嘀嗒着赤红的鲜血, 身上的伤口翻露出狰狞的血肉, 可他不管不顾, 看着季衡子的眼神却坚定不移,仿佛不到他身边便誓不罢休!

    季衡子怒意滔天, “想死,老夫成全你!”

    花耐寒终于还是到了季衡子身边,季衡子又是一掌击去,这一掌下去,本就重伤的花耐寒必将承受不住而失去性命,白云生不忍再看,他实在没有想到平日清冷在上的花尊主竟有如此决绝的一面,即使失去性命,他也要为玉姑娘报仇么?

    白云生闭上眼,随即他听到了一声惨烈的嘶吼,然而这声音却是来自季衡子。

    白云生睁开眼,眼前的画面让他不由一惊!

    季衡子一只手径直从花耐寒胸腔贯穿而去,花耐寒的身体像是破了一个大洞,白云生便是从花耐寒胸口裂开的洞中看到了他对面的季衡子痛苦的表情,花耐寒没有阻止季衡子击穿他的身体,他甚至任由他所为,他的目标只有一个!他的两只手死死按捏住季衡子的头颅,随后在季衡子的惨叫声中,他生生抽出了季衡子的魂魄,随后,将之撕扯成了两半!

    季衡子魂飞魄散。

    而花耐寒的身躯也渐渐倒地。

    白云生看着这一幕,震撼让他忘记了动弹。

    也是在这时,偏洞的石门“轰隆”一声忽然打开。

    玉沐沐从石门中奔了出来。

    玉沐沐没有死?!

    白云生看着焦急的玉沐沐,再看了眼已经倒在血泊一动不动的花耐寒,他声音逐渐哽咽,“沐姑娘……”

    玉沐沐也看见了花耐寒,她像是怔住了。

    她被月乔暗算进了偏洞,石门将她困在熊熊阴龙火中,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她并不惧火,让人闻之色变的阴龙火对她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只是她却被石门难住了。

    她一遍一遍试着打开石门,所幸在此之前花耐寒将自身一半灵力强行给了她,她修为大增,虽然花费了片刻时候,可到底将这石门打开了。

    然后,玉沐沐便见到了眼前惨烈的这一幕。

    花耐寒像个血人,他胸腔的血水似乎都要流干了。

    一旁白云生嘶哑的声音响起,“花尊主以为玉姑娘你已经遇害,拼着死也要为玉姑娘你报仇……”

    他似乎说不下去了。

    任是谁见到这样炙热的感情恐怕都会动容。

    玉沐沐身体像是僵住了,她缓缓向花耐寒走去。

    花耐寒的周身都是血,玉沐沐将他从血泊中扶到自己怀中,手颤抖的厉害,“花……花耐寒……”

    她甚至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似乎是有所感应,花耐寒终于睁开了眼。

    随即,玉沐沐看见他笑了,他说,“沐沐,你是来接我的么,真好,死了还能再见到你,你原谅我吧,好不好?”

    他声音极轻,可是每一个字玉沐沐都听清楚了。

    这个男人,到死还在祈求她的原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