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页

-- 经典小说推荐【少妇白洁完整版】--

    “这一切都是你没有好好当个废物才造成的结果,剑仙的死都怪你,师兄。”

    江莲隔着水帘白了二师弟一眼:“老子还没死呢,你真tm晦气。”

    “是了,是我词不达意,还请剑仙见谅。”二师弟仿佛心情很好,被江莲骂也没有生气,反倒是恭恭敬敬向她鞠了个躬。

    “师父呢?我要见师父。”池离言不敢相信,不敢相信在短短的时间内世界观就这么崩塌了。

    “师父不想见你。”二师弟将他的藤剑从手中扯下,随手丢到一旁,“师兄,不要自欺欺人。若这件事不是师父默许的,我们哪有这么大能耐呢?”

    “不会让剑仙在这里等太久的。”二师弟转身离去,全然无视身后一直不断冲他大吼大叫的池离言。

    “好了好了,嘘,安静点,吵得我耳根子疼。”最后还是江莲出声安慰他,本想伸手摸摸他的头,但因为伸不出去最终作罢。

    听江莲的话已经是池离言身体的下意识反应了,所以不出片刻,他就乖乖闭上嘴,像只小奶狗一般,呜咽着垂着头。

    江莲实在不太擅长安慰人:“我还没死呢,你哭什么?”

    “可你马上就快死了。”

    江莲无语地翻个白眼:“嗯嗯,我知道,不用你提醒我,说点我不知道的。”

    接下来的时间里,她听池离言讲了一会打从他被捡回来有记忆时一直到年少时期师门里的弟子们爱捡石子往他身上扔。

    再到只有二师弟不一样,总是站在他身前,冲着那群弟子们吼。

    再到师父对他多么好,教他剑法,让他念书。

    来回就这么点经历,听得江莲耳朵都快起茧子了,末了他低声道:“对不起。”

    挺稀奇的。

    江莲插着手似笑非笑地:“你怎么对不起我了?不会你二师弟说两句胡话你就真信了吧。”

    “不,不是,我是想替他们给你道歉,替我的无能给你道歉,我不该带你回来。”至今池离言都没想明白,为何他们要让江莲祭阵,这阵设下是为了什么。

    可他唯独明白一点,师父的阵他破不了。

    他的知识储备都是师父教的。

    “我救不了你,但我可以陪你。”

    除了无力,池离言再没什么别的办法,亦或者说还掺杂着些麻木在里头。

    事到如今,他信也要信,不信也要信。

    “你带我回来?”江莲笑了笑,也就是池离言这种地主家的傻儿子会把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了。

    “你好好想想,是你带我回来,还是我带你回来。”

    毒半仙可杀不了她。至于为什么杀不了她还要算计她,江莲总结出了两点。

    第一点,毒半仙白玉鳞都分别与天尊之间有什么猫腻。

    第二点,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毒半仙就算与天尊有猫腻,像他那样的人肯定也有自己的小九九。

    而二师弟十分肯定她会祭阵,毒半仙又杀不了她,多半是......有个让她心甘情愿祭阵的理由。

    这个理由不难猜,能让江莲情愿自杀,只有一件事。

    毒半仙要让她用阵以命换命,如此一来就说得通。

    怪不得毒半仙这厮好心帮她让开天归位,怪不得给她九幽灯。

    原来这灯不是替她归位的,是替他归位。

    像她和毒半仙这种人,本就不能用好坏来评判。他们不过都是世间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代表罢,所以才会亦正亦邪,善恶难辨。

    活了这么久,他们早就不在乎时间了。在乎的只有关乎于自己的目的。

    江莲突然有点遗憾,遗憾她没听听白玉鳞的目的是什么。

    还有点感慨,感慨于还没看完这个凛冬的雪。

    还有点不舍,她还没有好好跟月老道个别。

    看吧,不只人贱,神仙也贱。

    有漫长岁月时只觉得无聊至极,如今要走到头了,反而感慨万千。

    池离言总算反应过来了,抬起头愤愤紧盯着她:“你早就知道?”

    “毕竟不是人人都像你一样大脑完全不发育小脑发育不完全。”江莲打了个哈欠,“困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你,你。”池离言就没见过永远不拿自己当回事的,气得指着她“你”了半天,都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就好像此时被困在水牢里的不是她,而是池离言自己似的。

    池离言生气,假意要走,可江莲并未出声把他叫回来,于是他走出几步又倒着退回来。

    如此反复了半天,江莲撑着脸,闭着眼,似乎已经睡了。

    “你就不能在乎在乎自己吗!”一声吼成功让她睁开眼睛。

    “没什么在乎的啊。”江莲是打心眼里没把这事当回事,她从未像现在一样平静,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甚至先前对天尊和白玉鳞的怨气都荡然无存了。

    就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罢了,与吃饭睡觉走路并无不同。

    偷来的东西总要还回去的。

    如果没有开天,她大概不会这么容易修出人身,不会这么容易就成仙,不会有这么高强的修为法力。

    她不太喜欢欠别人,更何况她现在清楚,原来她并不爱初代剑仙。

    那就更要还了,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恩怨。

    “我不允许。”难得池离言有这么正经的时候,虽然他允许不允许并没有什么卵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