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抓周

-- 经典小说推荐【少妇白洁完整版】--

    菜韩行晚上开着岳父的皮卡去镇里买了,血肠连夜灌好了,荞面混着猪血加上葱蒜丁放盐,半盆猪血全灌完还有一截小肠没用上。

    韩行买菜回来正好赶上血肠蒸好,直接操刀切了一块,趁热吃了顿新鲜的。

    往年韩行两口子不到腊月二十五以后绝对不回来,血肠只能吃留着的,虽然煎着吃也好吃,但这口总让人想。

    早上早早起来收拾菜,一条条鲤鱼开膛破肚洗干净备用,韩行老家没有什么大河,以前除了过年过节没什么机会吃鱼,各种喜事要是有条鱼能为主家涨不少面子,虽说现在家家都不缺了,但办喜事还是少不了一条鱼,要是没有鱼,请来的客人也会说闲话。

    韩行挑的都是三斤朝上的大鱼,条条都超过一尺。

    刚收拾好,院外就有几道身影出现了。

    不是别人,正是韩行亲二大爷和亲大姑。

    入冬家里牲口都得圈着,家里不能没有人伺候,不是什么结婚的大事,来一个人就是了。

    进了院里连口水都没喝瞅了眼孩子就开始帮忙洗菜摘菜。

    收拾妥当,客人陆陆续续也就来了,韩行老家一个村子不像南方人口密集的地方一个村子上万口人,韩行老家地广人稀,在村下面还有组,一组二组隔着三五里地,五六个小组加起来才是一个村,全组也没有一百户,人口不到四百人韩爸请的都是一个组的,刨去没来的也就七十来人,比起韩行结婚的时候可差远了,韩行结婚的时候办的流水席,足足十八张桌子,一桌十人,从上午十点一直吃到晚上七点,换了六七拨人,方圆五十里认识的全来了,大厨做完菜累的都站不住了,封了个大大的红包又带了两个猪头。

    比起那场面这回可是小意思了,十张桌子一次性完事。

    酒至半酣,老爷子抱着孩子开始按桌见面,人家是给孩子道贺来的,总不能连孩子面都见不着吧!

    小伙子懵了吧唧的坐在爷爷怀里看着面前的人一波波的换,反正也不用说话,往那一待就把红包收了,男的看着也就逗一逗,这帮妇女可就没那么好过去了,又摸又亲还有两个老不修的非得看看韩宝贝的小宝贝急得孩子直往爷爷怀里钻,叫唤的声音比杀猪小不了多少。

    吃过饭,桌上的残羹剩饭都收拾了下去,一桌一个茶壶一盘干果等着最重要的环节来到。

    抓周,又叫拿周、试周,是一种传统的生日纪念方式,据说从三国时期就已经出现了,是对新生儿童的一种祝福,大多数地方都是在中午吃饭之前举行,但在韩行老家,抓周要在午饭后,在全部宾客的见证下进行。

    抓周的物品早就准备好了,韩铿太爷爷以前是个木匠,一套玩意儿最早是给韩父准备的,韩行小的时候也是用的这套,韩父郑重的将盛放用品的木匣放到桌子上,一样一样取出来。

    木剑,锄,印,笔,鞋,还有一枚铜钱。

    据韩行母亲说,韩行小时候抓得就是小木鞋,韩行爷爷才给他取的大名叫韩行,盼其行走尘世不忘本心。

    如果不是韩行十六岁去办身份证的时候看了一眼户口本,他绝对不会知道自己还有个曾用名叫韩洪。

    韩爸也有个曾用名叫韩振兴,比起现在的韩振,差的不是一点。

    貌似老韩家人人有个曾用名已经称为传统了。

    除去上面那些,韩行自己还置办了一套,一个小巧的左轮手枪模型,一个小麦克风,小吉他,小笛子,小摩托,还有一个纸壳做的书本模型上面写着演员的自我修养。

    作为一个演员,还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走自己曾经走过的路,不说给孩子保驾护航,最起码已经把路趟熟了,能给后来人传输一点经验。

    将东西摆好,把韩铿放到桌子上,外面围着一大群人,等着韩铿挑选。